我们永远坚持旧技术吗